<button id="ngacb"><acronym id="ngacb"><cite id="ngacb"></cite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<em id="ngacb"></em>
    <nav id="ngacb"><optgroup id="ngacb"></optgroup></nav>

        1. <dd id="ngacb"><track id="ngacb"></track></dd>

          <th id="ngacb"></th>

            <tbody id="ngacb"></tbody>

            了解最新公司動態及行業資訊
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>行業資訊>行業動態

            雙11,我給主播送“外賣”,夜夜爆單

            時間:2020-11-12   訪問量:1225

            最近,魏威漢下班的時間越來越晚了。作為一名餓了么藍騎士,他對天貓雙11的感知是從外賣訂單里來的。

            他所在的站點位于杭州九堡街道三村佳苑。九堡,是杭州最老牌的電商直播基地,薇婭就從這里發跡?,F在,大大小小的產業園、寫字樓里遍布著電商公司、直播機構。

            “三、二、一,上鏈接!”

            11月10日晚上,走進九堡的電商產業園,不時能聽到辦公樓中傳出的聲音。雙11進入沖刺期,九堡也變得更加熱鬧起來,夜宵下單數快速增長,魏威漢和藍騎士隊友們一刻不停。

            其實,這并非魏威漢第一次參加雙11。29歲的他,此前全職開網店,主營服飾類產品。年初,因為疫情,網店生意漸差,他成為了一名全職騎手、兼職網店店主,送單的客戶里有不少是電商從業人員和網紅主播。

            深秋12點,魏威漢身著藍色工服,背后的反光條像一道閃電,穿梭在燈火輝煌的直播城中。

            夜半十二點,宜賺錢

            對灰姑娘而言,夜半十二點的鐘聲是南瓜馬車變回原樣、必須退場的提示,而對于今晚的主播來說,夜半十二點是直播賺錢的機會。

            東網電子商務園區是九堡眾多的直播電商園區之一。11月10日晚上,園區內一家直播公司從餓了么上定了數份外賣:鹵味、燒烤,還有備注上請求外賣騎手幫買的特別的產品——3個潤喉糖。

            跑了幾個地方,魏威漢才買到潤喉糖。23點58分,他抵達電梯口,打了電話,訂餐人卻沒有接。魏威漢說,這種情況常常出現,可能因為不少下單的人是主播,他們在做直播或忙其他事情,今天晚上就更忙了。

            上樓后,一家直播電商公司的門頭出現在眼前,墻上羅列著公司十幾個主播的介紹。盡管是深夜,明亮的燈光卻給人白天的錯覺。

            魏威漢在電商公司公司門口

            電話還是不通。魏威漢往里走去,一路聽到主播錯雜的“3號寶貝”“領優惠券”“加備注”等詞句。

            魏威漢摸到開著門的辦公室的時候,正好是12點,一群人正在看店鋪雙11戰績和直播情況。老板和合伙人們見外賣來了,笑著接過。

            聽聞魏威漢買潤喉糖的不易,老板盛情邀請他參觀直播間。據介紹,這家公司做大碼女裝,一共經營了4個淘寶店鋪。今晚,這里有3個直播間會直播到凌晨兩點。

            魏威漢對主播們說了句“雙11大賣”,握了個手就立刻退了出來,生怕影響主播們的發揮。

            魏威漢給主播送潤喉糖

            我給主播送外賣

            當晚,魏威漢上崗的第一單,是送往新禾聯創園區,即薇婭原先工作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魏威漢送奶茶外賣

            魏威漢日常一天能送50單,晚高峰期間送10-20單。但隨著雙11的到來,九堡夜間的訂單量明顯增多。以前夜間送單高峰期會在22:00左右結束,雙11期間,整晚都是高峰期。

            這天晚上,魏威漢一共送了近30單外賣,其中11單標注的地點都是寫字樓里的電商公司。神奇的是,即使有些單子沒寫“xx公司”,魏威漢也能辨別出來:這肯定是電商公司的外賣。

            魏威漢的眼睛里閃著機靈的光:“一般看地址就能直接分辨,更進一步的話,那些備注別打電話、別發信息、直接放前臺、進來以后不要吵的,肯定都是干直播的?!?/p>

            魏威漢所在的站點,配送范圍覆蓋周圍5公里。藍騎士們周邊非常了解:“東方電子商務園、綠谷、華僑國際、新禾聯創都是做電商和做直播的,里面全是主播和網紅?!?/p>

            “真人比視頻里長得還好看!”藍騎士浮生告訴記者,自己曾經把外賣送到了一位主播手上,盡管是工作人員接的餐,沒有和主播搭上話,但他一直記得主播直播的樣子?,F在,浮生也常在工作間隙看看那位女主播的視頻。

            另一位女騎士小慧也有類似的經歷:“她一開門我就認出她了!”小慧說,那位主播其實并不非常有名,但正因如此,才有了接觸的機會。

            不過,見主播的經歷更多是在去年。

            藍騎士們介紹,隨著電商直播越來越規范化、產業化,騎士只能把外賣放在前臺或者外賣架,基本看不到人。只有一些大市場,店面商鋪是透明的,才能看見主播。

            不止產業園里,九堡很多社區也有不少從事電商行業的人,夜間訂單經常爆棚。很多時候。騎手們都要快速奔跑,來回各個小區單元樓之間。

            這天晚上,杭州氣溫10攝氏度,每小時30公里的電瓶車車速,讓人夢回哈爾濱的玉樹瓊花。外賣小哥們在外套里穿上了統一的藍色棉襖,穿梭在九堡的大街小巷里。

            成群的餓了么藍騎士們

            外賣騎手的雙11,同樣精彩

            送完近30單外賣,魏威漢額頭沁出細密的汗水。

            從大碼女裝直播公司送完夜宵回到站點,已接近凌晨一點。魏威漢在馬路邊點了一份九塊錢的炒面,一邊吃一邊刷著自己網店的信息,從外賣騎手切換為網店店主,繼續忙碌的雙11。

            “今天有幾十個訂單,生意比以前好一點?!蔽和h說,由于本職工作忙,自己沒有太多時間管理店鋪的運營,不過沾了雙11的光,訂單還是上漲了一些。吃完熱氣騰騰的“晚餐”,他將外賣箱放回站點,開動電瓶車,不到10分鐘,就回到了自己的小窩。

            魏威漢邊吃晚飯邊看訂單

            在約莫10平米、月租金1200元的出租房內,只有床、柜子、書桌幾樣簡單的家具。這里不僅是魏威漢小兩口的住所,也是他們的倉庫。

            魏威漢說,此前他們住在月租900元的出租屋里,沒有陽臺,貨物放不下。為了方便囤貨,他們加錢換了這個有陽臺的屋子。七八平米的陽臺上和屋內的剩余空間,都被貨物塞滿,只容下一人側身進出。

            下班后,魏威漢在這里看訂單、拿貨、分揀、包裝。

            魏威漢的妻子也在九堡上班,在一家奶茶店里工作。有時,妻子下班后也會幫著處理一些訂單。

            魏威漢在陽臺打包快遞

            夫妻倆已經有了兩個孩子,一個5歲,一個3歲,都在河南商丘老家上學。最近,大女兒連過兩級拉丁舞的考試,向魏威漢索要“獎勵”,魏威漢和妻子商量后,決定允諾孩子“明年暑假來杭州玩”。

            為了讓一家人過得更好,夫妻倆在杭州努力打拼,每天工作16小時,月入兩三萬元。其中,魏威漢當騎手的收入約為一萬多元,占到一半。

            他說,希望未來三年內,能通過自己的雙手在杭州買上一套房,讓孩子們早點過來團聚。

            這是屬于普通“打工人”的雙11故事。在這個雙11,有千千萬萬人像魏威漢一樣,為自己的理想生活而奮斗,也正是一個個的他們,支撐著雙11消費奇跡的誕生。


            上一篇:天貓雙11為什么不再實時公布戰報

            下一篇:反光鏡丨救命的雙11:謝謝尾款人

            在線咨詢

            微信掃一掃

            微信聯系
            返回頂部